嬌蘭服裝有限公司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作者: 時間:2017-12-04 09:24:38 閱讀: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這些年隨著我國制造業整體水平的提升,我們的家電、電腦甚至手機,都已經在世界范圍內,有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但是反觀和我們日常生活近的服裝,還真是缺乏能叫得響的國際品牌。那么我們中國的自主服裝品牌真的就不能在國際市場上大展拳腳了嗎?答案是,不!不信你看,中國紡織正在發生你意想不到的變化......

中國紡織團大舉挺進巴黎時裝周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0.jpg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jpg

巴黎國際服裝服飾采購展覽會,是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與法蘭克福展覽公司聯合舉辦的,吸引了包括中國、印度、越南、孟加拉等14個國家和地區的1000多家廠商參展。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2.jpg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3.jpg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4.jpg 

展品涵蓋了正裝、職業裝、休閑裝、運動裝等多個領域,是目前歐洲接受亞洲展商參展規模大,展商數量多的國際專業展會——同時也是全球紡織服裝市場的重要風向標。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5.jpg

現場觀眾可以通過VR眼鏡或者IPAD觸屏,直觀體驗參展企業的廠房規模、裝備水平和生產工藝。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6.jpg

對于中國紡織服裝行業來說,這是中國和行業組織,次在這樣的外貿展會上設置“品牌專區”并且還設置秀場通過模特動態呈現,集中展示中國企業的整體實力和品牌形象。主辦方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集中展示中國企業的綜合競爭優勢,抱團開拓海外市場。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7.jpg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8.jpg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9.jpg

從“貼牌”到“創牌”,中國企業的內功修煉好了嗎?

從2010年開始,做了7年外貿加工生意的周輝明,開始轉型創立自己的品牌,生產高端手工西服,一起步他就直接瞄準了歐美高端客戶。

按照周輝明的設想,只有在高端西服的發源地首先證明自己,才能更好地開拓國內市場。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0.jpg 

這是周輝明和搭擋在國內開的家手工西服體驗店。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1.jpg

在他們的眼里,像電影007男主角一樣,能穿著打架的西服才是真正的好西服。一件手工定制西服,即要版型精致貼合身體,又要有很高的舒適度, 對量體裁衣、面料輔料、加工工藝都有著極高的要求。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2.jpg

這里,是手工定制西服的生產車間,絕大部分工人都有10年以上的工作經驗。車間里連裁剪帶工人總共是40個人,跟常規的西服工廠的區別就在于,傳統的工廠里一個人可能產1.5件西服,但這里40個人一天多做15件。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3.jpg

巴黎服裝展現場,又一場服裝走秀開始了。

作為商務部“自主品牌出口增長行動計劃”的重要實施平臺,主辦方設置了專門的秀場,對中國16家自主品牌服裝進行集中推介。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4.jpg

這幾款服裝一出場,就吸引了很多專業買家的目光——服裝大的亮點,在于中國傳統絲綢面料、設計,與歐美時尚風格的有機融合。

秀場上中西結合的高端羽絨服,就是黃萍設計的。 4年前,為了進一步提升產品競爭力和附加值,黃萍開始創立自己的服裝品牌。做代工只需要按照客戶的需求設計產品就可以了,但是做品牌卻需要有自己獨特的品牌內涵和文化。一個偶然的機會,黃萍了解了四川當地的蜀錦文化,這啟發了她的設計思路。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5.jpg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6.jpg 

人們都說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個民族記憶的背影,那么用創新的想法和設計將千年蜀錦做成衣服穿在身上,也是一種滿滿的民族自信的體現 。

智能制造,快速反應

中國國際服裝服飾博覽會,吸引了全球16個國家和地區的780多家展商參展,這是亞洲地區規模大的紡織服裝展會,也是時尚潮流趨勢的風向標。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7.jpg

這是一場特殊的服裝走秀,秀場的主角不是服裝設計師,而是面料廠商?,F場模特正在展示的服裝,正是用魯建平新研發的面料設計的。

在我國時尚面料領域,魯建平的企業是一匹黑馬。早在兩年之前,他們生產的面料,就已經成功打入了世界面料展會——法國巴黎PV展。按照業內流行的說法——“能躋身巴黎PV展,就相當于進入了奧運會男子100米決賽?!?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8.jpg

這里,是魯建平的織造工廠,目前已經全部完成了智能化技術改造,小起訂量可以達到100米,短生產周期,達到了7天。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19.jpg

以前影響供應鏈效率的,就是染色和后整理環節,整個染廠設備徹底更新完畢之后,可以大大提升產品從研發到交貨的速度。

無獨有偶,在浙江臺州,另外一位紡織人,也正在為提升裝備制造技術而費盡心思。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20.jpg 

德國奔馬,被稱作自動裁床領域的“奔馳”。2009年,阮福德通過海外并購的方式收購了這家企業。

裁剪,是服裝制造過程中一道非常關鍵的工序。這套新研發的自動化裁床,速度能與多快呢?

機器啟動了,激光光刀正在對面料進行精準切割,一件襯衣裁剪完畢,只用了6秒鐘時間。

紡織巨頭,跨國并購

中國國際服裝服飾博覽會,一場關于紡織產業可持續發展的主題論壇正在進行,業內重量級人物悉數到場。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21.jpg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22.jpg

這是如意集團技術研發中心的智能紡紗車間。

從“貼牌”到“創牌” 紡織團挺進巴黎時裝周 23.jpg

整個車間里,只有兩個工人,他們騎著電動車,手里拿著IPAD來回監控設備運行。

PAD能顯示每臺紡紗車的斷頭根數和具體位置,以前他們需要兩到三個人管理一臺紡紗車,來回走動檢查斷頭,一天巡回40里路?,F在有了小車,一個人能看10臺,大大提升了效率。